用户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王小古纪念文章 => 纪念父亲王小古诞辰80周年………………王开端 打印此页】 【返回
发布日期:[2005-04-10]    共阅[19073]次
    
             纪念父亲王小古诞辰80周年(上)

  今年,是父亲王小古诞辰80周年,离开我们13年。承蒙羲之书画报之约,特书此文,以志纪念。
 
  父亲王小古自幼热爱生活,酷爱绘画艺术。在父亲的眼里,祖国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美好,都富有诗情画意,表达出来,用绘画艺术讴歌祖国的大好河山。
 
  父亲6岁时,开始用毛笔勾线作画,11岁时用颜色作画。18岁师范毕业后,先后担任小学教师,中学,师范和教育学院教师。特别是在美术事业上,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新中国诞生以后,父亲高兴地画了一只雄鸡,高高地站在一块巨石上,迎着东方刚刚升起的太阳报晓,以庆贺新中国从此走向光明。谁知,这幅画在“文革”期间被“造反派”批判为“黑画”。说公鸡和红太阳,“就是攻击红太阳”。受了十年之冤。
 
  1959年10月至1961年2月间,山东省人民政府调父亲到济南,住在大明湖畔李公祠内,专为首都北京人民大会堂作画。画有“牡丹图”、“百蝶图”、“万亩玫芳”等,共41幅,受到领导的高度评价。
 
  粉碎“四人帮”以后,父亲受到党的政策的公正对待。平反后,特别高兴,祖国文艺的春天来到了。1979年2月,父亲应邀为首都北京友谊宾馆作画。画有“葡萄图”、“牡丹图”等12幅精美的中国画,深受国内外人士的称赞。
 
  1980年春天,父亲再次代表山东人民为首都人民大会堂作巨幅“牡丹图”。画心为32*2、5米,用了八种颜色,画了31朵姿态各异的牡丹花朵。象征着伟大祖国成立31周年,画题为“国色天香”。
 
  父亲的画好,诗也很有情意。每作一幅画之前,总是先把诗作好,然后铺纸作画。记得1979年,父亲为一位台湾归来的同胞画了一幅“莺歌燕舞“图,画幅上表现的是春回大地,垂柳拂\桃花盛开,一对黄莺在歌唱,欢燕子的归来,画上诗题:"杨柳春风暖,桃花大地开.莺莺频唤侣,燕燕喜归来".充分表达了祖国人民盼望台湾早日回归祖国统一的愿望及台胞归来后的喜悦心情.
 
  父亲在另一首题画牡丹诗中写道:“寄语游人须打扮,牡丹也看看花人”。希望人们都像花一样美好 。
 
  记得在“文革”以前,父亲有一大红封面硬壳诗本,封面有烫金天安门之正面图案,很厚很厚,上面记满了父亲自作的诗。“文革”期间,这个诗本被“红卫兵”抄走了,说是“黑诗”。还抄走了许多“黑画”。这些诗画至今也没有归还。近年来,承蒙临沂师专刘瑞轩教授及李雪山同志,为我父亲的诗。又蒙山东省美术出版社等单位,在我父亲诞辰80周年之际,为父亲出版彩色画集。不久,画集将与广大读者见面。
 
  抗日战争时期,1938年月至1940年9月间,父亲曾带领刘昌叶从新缰克拉玛依油田寄来了“全家福”相片,父亲指着相片上着军官装的刘昌叶说:“当时他年纪最小,打鬼子最机灵,后来参加八路军,担任政委了。”父亲在1944年春天的一个上午,发现一日本兵买东西不给钱,还动手打人。父亲当时29岁,血气方刚,一怒之下,上前狠狠地揍了那个鬼子兵一顿。人们一看出事了,都一轰而散,父亲乘乱悄悄地离开了现场。后来,鬼子出动了很多人搜捕,父亲也因此离开了家乡,。在友人帮助下,到新浦一带教学去了。1945年清明节后,父亲还为八路军连长刘班同志提供解放家乡 的详细地图。
 
  父亲收养过一个叫汪梦洲的学生,汪家里穷,其父母不识字。父亲看这个孩子聪明好学,留他同吃同住,免交学费。汪梦洲现改名汪健仁,在南京公安学校马列教研室工作。父亲去世时。汪来悼念,他流着泪说:“上恩师教我学文化,教我怎样做人。没有恩师的教导培养,哪有我今日,这真是恩师如父母啊!”  
                 (《羲之书画报》 1995年10月27日 第三版 )


             纪念父亲王小古诞辰80周年(下) 
 
 1963年春,山东省文联派画家到荷泽参观牡丹园,荷泽地委派青年花工赵学增拜我父为师,来临沂学画.父亲对赵说:“你是赵楼公社赵楼大队人,你就叫赵天楼吧!这楼盖到天上去,这多有意思。”从此,赵学增改名叫赵天楼了。天楼苦学三年,与我们同吃同住。现在天楼来往深圳与荷泽之间,为国内外游人专画牡丹,成为国内知名的农民画家了。
 莒南大店青年教师马世治,也是“文革”前拜 我父为师学画的。马世治得到父亲的真传,他所画的花鸟,草虫都神态各异,中央领导,国际友人多次邀请马世治作画。马世治多次应邀到北京、上海及南韩等地举办画展。名师出高徒,马世治的画也早驰名中外了。
 1971年,父亲被下放到相公“五、七红校”劳动改造。先是到鱼塘养鱼,后来到猪场喂猪,喂了52头猪。那里没有自来水,喂猪、冲洗猪栏,全靠父亲挑水。每天要挑几十担水,从早到晚忙个不停,父亲太累了。那时,我属“可教”子女,也算是“知青”、“上山下乡”到日照巨峰山区劳动。后来知青返城,大都安排就业,我因父亲问题不能招工。在友人帮助下,回临沂城干泥匠做小工,吃住在建筑工地上。我时常在傍晚到“红校”看望我那受累的父亲 (回忆到这段,我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父子俩有说不完的话。父亲教我怎样做人,要做对人民有用的事,人民也不会忘记你,天总是会明的……。第二天清晨,我又要赶回工地。每当离开“红校”之前,我总是把水缸挑满水。父亲每见到我,总是乐呵呵的,好像劳累的身子也轻松了许多。父亲喂猪很认真,责任心很强,加上科学喂养,猪个个长得体胖毛亮惹人爱,父亲还能安排母猪白天“下嵬”,也不用夜间接生了。好时,父亲还画了群猪图(纸笔是刘瑞轩老师提供的),也画些拖拉机、农具、中草药等。父亲还为“红校”附近的贫下中农画画。为老人画像,为青年人画结婚的匾等。贫下中农也帮父亲喂猪、干活。“红校”“的造反派”也不敢管得“太严”了。
 父亲经常对我讲:“开端,做人也不难,你要先做个正直的人,然后才能做好正直的事。每做一件事,你要用心去捉摸规律,找巧门,去钻研,就一定能把事情办好。做事情,没责任心不行,没技术同样不行。父亲的教导,我时刻牢记心上。
 我的大哥开微烈士,生前接受父亲的教导最多。在人民群众生命危急的关键时刻,能奋不顾身抢救落水儿童,献出自己21岁的年轻生命,1963年夏天牺牲在山东省郯城县褚墩乡。
 父亲不忍心看大哥最后一眼,说天微永远活在他心中。父亲让我要学习大哥的高尚精神。
 父亲恢复工作以后,认为应该多培养年青一代的美术人材。当时临沂没有大专美术系,父亲多次呈文临沂地委,要求调到曲埠师范学院工作。临沂地委领导舍不得放行,决定在临沂教师进修学院成立美术班,倾注了全部精力,培养出了大批美术人材。如赵庆元、吴兴沛、李雪山、李宗柯、李厚山、孙振国、王立山、卢景春、王启桓、马世治、赵天楼、崔培鲁等。
 1982年夏,父亲在山东省委领导和临沂地委领关怀下,在省城济南举办了个人画展,轰动了泉城。大众日报、山东画报、山东电视台都作了精彩的报道。山东省领导决定调我父亲到山东艺术学院美术系任教。父亲为留恋沂蒙人民,在临沂沂河宾馆,夜以继日地作画留念,终因劳累过度,心脏病突发,经专家抢救无效与世长辞了,享年67岁。
 父亲的一生,是教书育人的一生,是努力奋斗的一生。在美术事业上,取得了辉煌的成就。父亲爱憎分明,经历坎坷。我为父亲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所感动,为父亲的遭遇而不平。又为父亲最终得到党的关怀,得以平反昭雪,受到人们的尊敬而感到欣慰。我为自己有一位画家的父亲感到光荣与骄傲。我永远怀念着父亲。父亲为人们留下的美妙画卷与诗篇将万古流芳!父亲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羲之书画报 1995年11月)

 
打印此页】 【返回
   
制作维护:大文雅画廊 地址:山东临沂兰山路113号 电话:0539-8181877 手机:1315398000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图片摄影:大自然数码 地址:砚池街14号